°ω°白目人生°ω°

關於部落格
人生不能不白目
  • 7189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沙耶之歌完全劇透(慎入!)

【MAD】 沙耶の唄 SPECIES 本文推薦於不敢親自玩沙耶之歌遊戲的人觀看劇情 內文完全轉錄自 http://www.wretch.cc/blog/surudo/5124354 另,看完後可再看 http://www.wretch.cc/blog/surudo/6624120 這是他人自製的沙耶宣傳片動畫 http://w3.loxa.com.tw/zxp910723/Leaf/new/Saya/Saya_index.htm 本文最下方附有相簿「沙耶の唄CG圖(有些恐怖請慎入)」的密碼 有需要者請點"觀看全文"... 以下為完全轉錄文,來自http://www.wretch.cc/blog/surudo/5124354 我附上音樂檔,你們可以邊看邊聽,比較有FU~^^ 歌詞原作有附在ED1下~ 沙耶の唄 ガラスの靴 ------轉錄故事詳述內容開始--------- 話說我對這部提起興趣是因為某個MAD。接著被捏他給捏得亂七八糟後,終於動身玩起這款HG(HORROR GAME)。然後吃燒肉配果凍到數度失神(?) [MAD的連結] http://www.wretch.cc/blog/surudo&article_id=10124248 其實劇情還挺短的,花一天就能把3個ED跑透透了。 那就照劇情流程來邊說明邊講心得囉。 剛開始玩被音樂和畫面及聲音給弄得不太舒服,不知情的人大概還會以為有什麼BUG吧。完全是讓人不舒服的詭異音樂與音效、注視著三團肉塊用奇怪的發音來和人對話…。 這就是目前主角【勻坂郁紀】所感受的世界。因為車禍事故雙親喪命,自己卻也因為最新的腦部手術奇蹟的撿回一條命,但卻也得到了嚴重的後遺症-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也就是五感對事物的嚴重認知障礙。 起先躺在病床上的郁紀只是失去視覺而已,但真正悽慘的是在視力開始回復了之後。視力回復的他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暗紅色、周遭都黏著果實狀的肉塊、眼前與他說話的不是人的形狀,而是只有分辨得出頭、眼、口、還有著像蚯蚓的毛、濕黏的肉團。而且在視力回復後、原先還是正常的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也跟著改變倒轉。嚇呆的他只有發狂似的狂吼,又昏厥了過去。因為自己本身是個醫大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五感有著嚴重的認知障礙。那樣的他曾經數度想尋死得以解脫。直到某一夜眼前中現了與歪曲腐爛的一切形成對比的美少女【沙耶】。 對他來說那是在已歪曲的一切所出現的唯一救贖。之後他與沙耶混熟、沙耶也跟他說她是來找爸爸-原先待在這個醫院的奧涯教授。而郁紀也為了留住沙耶,提議要沙耶和他一起住,而他會幫她找爸爸。 郁紀並沒把這嚴重的認知障礙報告給醫院的人,因為這樣只會讓他成為新的手術的研究對象,變得比現在還要更不自在。因此他假裝成若無其事的過日常生活來矇混過去。在出院當天、被好友以鮮花-在他眼中是散發異臭的不快肉團包圍的他只是盡快得趕回自己的住處。而在裡頭也發現了沙耶的身影。 「我…真的能住在這裡嗎?」 郁紀感動得抱住了沙耶,開始了往後兩人的生活。 只是…在一切對他來說都已經歪曲腐爛的世界中唯一貌似美少女的沙耶…真面目究竟是? 『我根本沒瘋。』 沙耶的出現讓郁紀認為真正歪曲的是整個世界,而不是出在自己的問題。 之後郁紀的言行與出事前完全判若兩人,不但對友人越來越冷淡,性情也越來越古怪。也讓好友們對他感到難堪和壞印象。摯友【戶尾耕司】的女友【高富青海】也不禁罵了出來。 「什麼嘛!他的那個態度就簡直把我們當怪物看一樣…」(YES!妳猜中了!) 對郁紀抱有好感的【津久葉瑤】也只是和耕司一起安撫發怒的青海。 【戶尾耕司】 郁紀的好友。對朋友相當關心的大好人+nice guy! 算是本作最帥也倍受折磨的可憐人士吧。 【高富青海】 耕司的女友。性格相當多話。也是位早早領便當的可憐人士。 跟瑤是好友。 【津久葉瑤】 暗戀著郁紀的巨乳沒運氣小妹妹。曾在郁紀車禍前和他告白過,卻沒得到任何回覆。天生就跟運氣沾不上邊。跟青海是好友關係。 人家青海還算死得痛快…她嘛…。呃….。 草草離開令自己感到不適的好友對談。這次也沒得到奧涯更進一步的情報的郁紀回到了住處。沙耶開心的迎接他的歸來。家中的被沙耶粉刷成舒適的環境,沙耶也照著電視作了道料理給郁紀吃。儘管他的味覺讓那道料理難以下嚥、他還是為了沙耶的心意和攝取必需的營養吃光了。 「沒關係!只要像這樣多試幾道的話,一定能找到就算是郁紀也能入口的料理的。」 沙耶也早已填飽了肚子。奇怪的是,沙耶從沒讓郁紀看過她進食的樣子。 而在晚上,沙耶則是表現出了對生物本能的交配行為、男性的雄精無比的貪欲。 『啊啊…沙耶…妳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在某天瑤總算股起了勇氣,找郁紀交談。 但對郁紀來說只是更加得煩悶和不舒服。他以惡毒的言語回報瑤。 「我最討厭妳了。連臉都不想看到。妳很礙眼。」 就這樣離去。 只留下崩潰的瑤,和在一旁看到的耕司和青海。 青海氣得打算跑去找郁紀理論,而耕司則是被派去安慰嚴重受創的瑤。 青海到了郁紀的住處後,被那荒廢的景象嚇到。屋內還散發出腐爛的異臭。在膽戰心驚得進入屋內後,映入眼廉的是牆壁那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塗色、以及更劇烈的惡臭。而且在屋內似乎還有著什麼【東西】在蠢動著、對她虎視眈眈。 「是誰…?有人…在嗎……?」 她害怕得不敢立刻背對那個【東西】逃跑,只有在屋內躡手躡腳得移動。終於、那個東西展開了獵食的行動、撲向了她。 青海就這樣睜著眼睛、在極度驚恐的狀態下…下半身…整個腹部內臟被襲向她的肉團狀生物給弄個整個破裂開來。 自己的鮮血就這樣濺到了臉上。 而玩到這我的胃也開始酸起來了…。有必要描寫得那麼細嗎? 這裡青海的遺落被撿去的手機也在後面的劇情發生效用。 歸宅的郁紀一進門就芳香撲鼻,看到沙耶正在吃著果凍狀、像是果實般的東西。 「沙耶、妳在吃什麼?」 被發現的沙耶嚇得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郁紀拿起來像是果凍般的東西,確認那股芳香是來自它、便放入嘴中咀嚼。被那超乎想像的美味所驚嚇。 「好吃。這種味道我可以吃…不!是更超越那個範圍的美味。沙耶妳一直都吃這種東西嗎?這個是怎麼料理的啊?」 「就溶一下再吃而已。郁…郁紀…你吃那個完全不要緊嗎?」 「完全不要緊說。這是怎麼來的?」 「嗯…平時都是在公園可以弄到一些小份的,這麼大的收穫我還是第一次得到。」 「這個真是太棒了。以後吃的方面可以不必煩惱了。」 在小聊一下【那個】的料理和保存方式後,他們就將【那個】給冰到了冰箱。 而想像到那個在一般畫面下是郁紀拿起青海的屍塊咀嚼的畫面的我胃就酸得更厲害了…。 某天沙耶從醫院把郁紀的病歷給挖了出來、像是要作好什麼準備。 而隔天可憐的隔壁阿伯就被沙耶當成第一號實驗品,腦部被弄得跟郁紀完全一樣的狀態。 (隔壁日常照) 腦改造後醒來的阿伯被歪曲腐爛的景象給嚇到。還在瘋狂下殺了他眼中的怪物-他的眼鏡若人妻。拿起刀就是猛刺…終於、那醜陋的怪物被刺得一動也不動了。 『什麼嘛~其實挺弱的嘛。』 殺紅了眼的阿伯看到在門外的較小隻的怪物,熱起來的情緒讓他向下一個目標行動、追上了小隻怪物將它殺害。 雖然在實際上的畫面是人倫大悲劇就是了…。 模擬情境:「老公!吃飯了」>「哇啊啊啊啊啊!」>「爸…爸…哇啊啊啊」(逃跑)>被追上的小羅莉被以騎馬式壓在地上,在哭喊哀嚎下被殺紅眼的老爸刺死。 而沙耶突然出現在阿伯家門口,開心得看實驗成果。 「如何?我看起來有很可愛嗎?」 「嗯~小妞妳亂可愛一把的。」 「真的嗎?太好了。實驗成功了。」 「這麼可愛的女孩。這世上大概就只有小姐妳一位了吧~口桀口桀…」 阿伯發動癡漢技能,撕去沙耶的白衣後把沙耶壓在地板上侵犯。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溫柔得對代我呢?不是說沙耶很可愛嗎?」 「很可愛沒錯啊!可愛到讓人想把妳給玩壞啊。」 「為什麼…為什麼…不要啊!救我…救我…郁紀!!」 一回家就聽到屋內傳來的沙耶的求救聲的郁紀,衝入房內就看到被肉團怪物給侵犯、哭著求救的沙耶。當下怒火攻心,跑去流理台拿起神兵-砍人大菜刀(腐肉付き)。 把眼前的仆街豬雜給砍得稀八爛、血肉滿天飛呀!而怪物的相貌是醜的、連發出的悲鳴也是難聽的啊!!使出這無上刀法消耗掉許多真氣的郁紀虛脫似的鬆了口氣、獲救的沙耶也抱住他哭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 「別說了。不是沙耶的錯」 「不!是我的錯!是我弄的…是我讓他變這樣的。」 「妳在說什麼?」 「是我把他的腦改造得跟郁紀一樣的…所以我拿了郁紀的病歷…我本來以為只要那樣…大家就會像郁紀這樣溫柔待我。可是他卻說什麼想把我弄壞之類的…都是我的錯…」 「妳?怎麼辦到的?」 「其實我有可以干涉其他生物進行改變的能力。」 「先別說這個了。沙耶、妳認為我會溫柔待妳是因為我的腦出現異常後和妳相遇、覺得妳很可愛?」 「…嗯」 「妳錯了、沙耶。那只是個開端罷了。那是靠著兩人在一起的日常的累積,再逐漸變成我們現在的關係的。」 「我知道…到了剛才…我才知道。」 沙耶抱住郁紀再次大哭特哭。 「沙耶…我對妳…」 而經過這次體認到沙耶對自己的重要性的郁紀正準備說出某句話時,卻先被沙耶給阻止。 「不!由我先說。郁紀、你想恢復正常嗎?」 「那種事辦得到嗎?」 「可以的。只要把我對那個阿伯做的事相反過來就行了。我再問你一次、你想恢復正常嗎?」 1.想恢復正常>END1-正常化路線 2.已經不需要了>END2、END3-狂氣 --- 選擇>1.想恢復正常 在郁紀說出了想回到正常生活後,在對沙耶的愛意都還沒能說出來前,郁紀就在沙耶溫柔的親吻下逐漸意識模糊。 「おやすみなさい。郁紀。」 『等等…我還有一句話…還沒對妳說…。』 . . . 醒來的郁紀已看不見沙耶的身影。雖然從歪曲的世界解放了開來、他卻也得為殺人付出代價。因為就算照實講其他的人也完全不採信。最後只好判定他精神失常。殺了人的他被關進了一個周圍牆都被塗成白色的純白病房。 其實這樣的白色對他感覺也不錯,讓他可以在裡面等著某人的到來。 某晚,他聽到了房外有物體在蠕動的聲音。 「沙耶!?是沙耶嗎?求求妳…讓我見見妳吧。」 『不行,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郁紀收到沙耶用青海的手機發來的簡訊。 『我想在你心中一直是你所熟知的沙耶的樣子。請你諒解。』 無法如願與沙耶見面的郁紀只好透過手機來和沙耶交換訊息。 「對了...沙耶。我上次還有句話還沒說出口、妳要聽嗎?」 郁紀將手機了過來,輸入他所想說的話。 あ、 再一次。あ、い、 さ、し、 た、ち、つ、て ら、り、る 『あいしてる』(我愛妳) 沙耶接過了手機後,郁紀隔著門可以聽見門外的像是在顫抖的聲音。應該是沙耶她壓抑著自己發出的聲音在哭吧。 「我完全無所謂的喔。」 倒不如說比起現在的情況,郁紀更想過之前和沙耶一起過的生活。即使那偏離了正常的生活也好,但至少身邊還會有他所愛的沙耶陪著。郁紀不禁後悔起之前自己下的決定來。 聊了沙耶往後的打算。沙耶打算繼續找她的爸爸、因為只有他才能讓她回到原來的世界。 『我都會在這房間內的,想找人聊聊的話,就來這吧』 『嗯。謝謝。沙耶、會好好加油的』 從這之後,郁紀再也沒看過沙耶的身影。留下的是無法實現的戀情和夢想,以及日後郁紀的持續等待。難過無奈度可以說是全ED之最。 這裡用的ED曲是玻璃鞋、那個有時間限制的魔法和夢想意味在的玻璃鞋的確相當切合這個ED的主題。 沙耶在12點到來之前,自己先解除了魔法。 嗯…悲涼淒美無奈的結局啊…。 「ガラスのくつ」 作曲 編曲:村上 正芳  作詞:いとうかなこ 歌:いとうかなこ 冬の花が咲いた 走り行く季節の中 そらした目の端を イタイ風がなでるだけ 二人でみつめた その色は変わらぬ朱 つかませておいて 手を離した 壊れたカケラみつめて 動けない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 夢のカケラみつめて 動けない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消えた 春の花が咲いた むせかえる季節の中 そらした目の端を ぬるい風がなでるだけ 二人でみつめた その場所は消えゆく蒼 つかませておいて 手を離した 砕けたかけら抱いて 離せない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 追憶のかけらあつめて 抱きしめた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消えた 壊れたカケラみつめて 動けない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 夢のカケラみつめて 動けないまま 今 こぼれ落ちて消えた ---------------------分隔線---我先插一下話--------------------- 在這邊我再附上音樂,歌詞原作附在ED2下,大家可以先邊聽邊看劇情 沙耶の唄 ----------------------分隔線---故事繼續開始--------------------- 選擇>2.已經不需要了 以下將走向完全瘋狂路線… 「真的嗎?你真的這麼想嗎?」 「不!已經不需要了!沙耶…我不想失去妳」 「我是為了不讓你後悔才這麼說的啊…你卻…」 「我小時後看過一篇漫畫…」 郁紀拿著菜刀和怪物的屍塊走向了流理台。 「故事就是啊…一個男人因為事故,他眼中的人類都像機器人一樣、而機器人在他眼中則是個大美女。跟我的情況很像吧?然後,他愛上了一個機器人…沙耶、這位是誰啊?」 「隔壁的阿伯…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喔…」 郁紀沒停下手邊的動作,把用菜刀把屍塊的皮剝了開來,一陣芳香撲鼻、裡頭是他所熟悉的美味食物。 「果然是這樣…」 「郁紀…」 「故事的最後呢。就是主角也變成了機器人、成就了他的愛情。沙耶…我愛妳。」 郁紀為了沙耶而放棄了正常的生活、選擇了沙耶。 對自己殺了人和吃人的事情也變得沒感覺,反正對現在的他來說那不過是個醜陋的怪物罷了,殺掉後肉還很美味。 從這之後…郁紀的行為和想法就完全脫離常軌了。 當晚溫存時,沙耶問他想不想要有個家人或朋友。郁紀則是看到了奧涯的隱藏住所的照片後,抱著某種想法。 隔天沙耶用青海的手機把瑤給誘到了家中。強行襲擊並改造她。 「話說妳好像還喜歡我的郁紀對吧!妳這隻偷猩貓。放心好了…我不會殺妳的」 另一頭,郁紀也把耕司給推到了井裡。 在井中的耕司對郁紀的背叛感到錯扼、對昔日的好友感到徹底得失望。而他打算用手機求救時,正好收聽到瑤那邊的改造實況。 「剛剛耳朵…被拿掉了…這個手指…這不是我的手指…這不是我的手指」 而耕司拜託郁紀去救瑤的嘶喊郁紀也視若無堵。 歸宅的郁紀看沙耶興奮得秀出她要送給他的禮物-瑤。而在郁紀眼中是個巨乳妹的瑤、在實際上已經被沙耶改造成她的同類-肉泥怪物了。 「雖然改造很成功…不過有點太花時間了…在改造完成之前精神就已經先壞掉的樣子。」 也就是說瑤在活著的狀態接受長時間的改造折磨…慘啊。 正當小倆口認為以後可以輕鬆過日子時… 井戶魔人耕司,總算因為過去沒能阻止奧涯、每夜造惡夢、要帶著槍才能偶爾睡得著的雙面心理醫師-【丹保涼子】給救了。更因此發現了秘道、找到了奧涯的秘密研究室。涼子留在那研究奧涯留下的資料,並給了耕司警告、丟給他一把槍護身。 而笨好人還抱著事情能好點解決的心態蠢到打電話給郁紀。 「你這傢伙、殺死多少人了?!」 「我真正動手殺的也只有一個人…青海我真的不知道,啊…第一次吃到的那個,就是青海也不一定」 郁紀在電話中輕描淡寫的說著。 耕司對改變的昔日好友徹底絕望,要把郁紀引出來做個了斷。 他先去早已人去樓空的郁紀家調查、在冰箱中找到了一隻他曾數度親吻過…那最親愛的手。他終於下定決心撥了電話。 1.打電話給郁紀>ED2 2.打電話給涼子>ED3 --- 選擇>1.打電話給郁紀 耕司打電話給已狂的郁紀,要來個最後的決戰。 而郁紀也購入了新的神兵-郁紀戰斧!! 「很好笑對不對?上面張貼著販賣長15公分以上的短刀違反刀械法,一旁卻擺著這個東西。待看我戰斧一揮、絕對他X的犀利+鋒利呀!!」 話說郁紀拿斧的立繪真的看起來超像小惡黨!!又變態又欠揍的那種!! 正當和沙耶討論兩人的未來時,沙耶提到兩人還有個唯一的希望。就是利用她的能力”改寫”整個世界。至於用的方法她還是第一次、不知道希望何時才會降臨。 「郁紀你知道蒲公英這株植物嗎?浦公英啊…會讓自己的子孫隨著風散落在各地。當乘上風時,只要下定決心的話、不管是怎樣的地方都能變成蒲公英的花園吧。那就是啊…就算只有唯一一個人、碰到真的愛著蒲公英的人時候。」 那就是沙耶本能的【繁殖】。 決戰之刻終於到了。 耕司進入屋內見不到郁紀人影、只有出現一團肉泥怪物。他從那悲鳴聲中得知那怪物就是瑤,確也在驚嚇下連開它4槍。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瑤一邊慘叫一面撲向耕司,瘋狂的耕司撿起一根鐵棒,亂棍打死了那團肉泥。而這時出現在他背後的郁紀也拿著斧頭襲擊了過來。 在格鬥戰上佔上風的耕司雖然打斷了郁紀的肋骨,卻也被躲在一旁的沙耶給殺害了。就在郁紀以為可以安心後,沙耶的身體開始產生了異變。 「沒想到…會這麼快…」 「沙耶~~!!沙耶~~~!!!」 害怕失去沙耶的郁紀瘋狂得大叫。 「是我自己下定決心的。因為郁紀說我很可愛…很漂亮…所以沙耶會…好好加油的。這就是我說過的…那唯一的【希望】」 『あなたに…この惑星(ほし)を…あげます…』 在郁紀的眼中那是說不出來的美。而這一天整個世界都被改寫-被爛肉攀附的世界。這就是沙耶給郁紀最後的禮物、最後的愛情表現。 最後數週,遠離已經歪爛的文明,研究著奧涯教授最後的手記的涼子醫生。諷刺的回想著奧涯寫下最後給予沙耶的祝福。 在已經吸取足夠的知識後的沙耶,為何遲遲沒有進行本能的【繁殖】呢? 也是因為她了解到了太多、才遲遲沒有進行繁殖吧。 沙耶她、還沒談過戀愛。 少了這個步驟的她變得無法繁殖、因為沒有讓她可以獻上無數後代的熱情的對象。不過,要是真的有會和他相愛的人出現的話… 我由衷得祝福沙耶能體驗到戀愛。生日快樂、沙耶。 沙耶の唄 作詞作曲:江幡育子 編曲:磯江俊道 歌:いとうかなこ 花舞う あなたの空に 命よ息吹いて安らぎの色に スベテ ヲ アゲルヨ...... 泣かないで ふたりの時が始まる La_i... おびえないで 優しくわたしを呼んで La_i... 出逢えた奇蹟 愛は......この世界に みちてゆく 羽ばたく ふたりの惑星(ほし)に ゆるりと染めてく美しい色に ナンデモ デキルヨ...... 始まりは終わりの中に芽生える 風に託す祈り 永久(とわ)の想い輝く ずうっとずう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そんな風に,たんぽぽを跳ねた, 心の決めとしたら,どんなところでも?") La_i... こんなにキレイ ふたりのまぶしい世界 La_i... 笑顏見せて 優しく髮をなでて La_i... ふるえる果實 愛は......今ふたりに とけてゆく さや、と 命のせて  風が舞う ("それはね,その砂漠に,ただ一人だけでも, 花を愛してくれる人がいるってした時") --- 選擇>2.打電話給涼子 主角從瘋子郁紀變成了GOOD GUY、井戶魔人耕司。 找涼子商量對策後,涼子也對他提出了跨越現實與瘋狂的界線的最後警告。 後面流程到了耕司要被沙耶給擊殺時,涼子即時出現並拿出最終冰器-【絕對零度冷凍劑】往沙耶丟了過去,沙耶發出悽厲的慘叫。 目堵此景那怒了的郁紀便執斧揮了過來、讓涼子快要身體分家。但,她這時槍口所描準的卻是旁邊。 在她的開火下、沙耶從肉團化為吹雪。 「沙…耶…?」 沙耶掛點後,此時的郁紀就像是把之前在體內的毒氣都排了出來一樣。表情清澈無比。失去沙耶的他發狂選擇自我了斷,用頭去猛撞斧頭來個腦袋切兩半。 而沙耶的碎片則是用盡最後的力氣、爬到了郁紀的臉旁、像是在撫摸著郁紀的臉頰動著。 「不要碰他!!妳這個怪物!!」 不管耕司怎樣痛打沙耶、就是黏在郁紀臉旁怎樣都弄不開、一動也不動。 日後耕司終日被超靠北的惡夢所苦,最後想起涼子的一句話。 「槍是個好東西喔!不但可以拿來擊殺對手、走投無路時還能放進嘴中扣下板機。」 耕司拿起了只有一發彈藥的槍,打算從這瘋狂的一切中解脫。 嗯…ED3是最悽慘的結局。沙耶最後爬到郁紀屍體旁那部分也是讓人心痛啊。 全部死光光真是皆大歡喜………個頭。 ED曲 「ガラスのくつ」 ------------- 以上皆為轉錄自http://www.wretch.cc/blog/surudo/5124354 「沙耶の唄」相簿本網址: http://album.blog.yam.com/ukbuybuy&folder=5455704 密碼:sayanout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